槐安

沙雕无脑甜小段子写手
&不甘做咸鱼的一只咸鱼

Hi~ o(* ̄▽ ̄*)ブ

一个梦魇

如题,就真的是一个梦,因为是第一人称视角所以省去称呼和具体描写,简单记述一下,当作存梗吧,有时间细写。

【前情提要:梦发生在中世纪欧洲不知道哪儿的一个小镇子上,很偏远的一个地方。我在梦里是一个男的,二十多出头的一个白人,所以请自动脑补译制腔。】
     
        
      
梦的开始是在一个熙熙攘攘的火车站,我好像和大家一样都是在等车。旁边是一对和我年纪相仿的情侣,男生有点胖但看起来很和善,一直都微笑着;女生面容清秀,穿着中世纪那种华丽繁复的裙子,看起来像是某个贵族家的小姐。
      
“我的天哪这都几点了,”我看了看表,忍不住抱怨道,“怎么还不来啊。”

旁边的男生听到了,无奈地耸耸肩,冲我吐了吐舌头。

“还好天气不错。”

闻言,我抬头看了看天空,阳光明媚蓝天白云,确实不错。

“确实。”
      
     
     
再后来就是在镇子上了,我和那一对情侣成了很好的朋友。我是个钟表匠,我的朋友好像是个鞋匠。我们的镇子好像世外桃源一样,远离战火也没有纷争,大家自给自足生活幸福。但镇子上有一条很奇怪的规定(奇怪是因为镇子上没有政府也没有官兵,不知道是谁发起的规定),任何人在夜间不可随意走动,也就是所谓的宵禁。
     
     
有一天我工作到很晚,趴在我的桌子上就睡着了,半夜做梦惊醒之后透过窗户看到远处的灯塔刺眼的白光。

灯塔好像按照什么规律一样忽明忽灭,我发现,每当灯塔的光亮起来的时候,我铺子里所有的钟表都会停掉,直到灯塔灭掉才会再次正常工作。

我偷偷打开门跑了出去。我爬上了镇子里最高的塔楼,到了瞭望台的窗口旁边。窗台上放着一个已经停掉的怀表,我捡起来装进了口袋。灯塔的光依然在闪烁,而镇子上的其他人似乎根本就没有被影响到,大家都睡得很好。窗口旁边放着一个单筒望远镜,我拿起望远镜,对准左眼,朝灯塔看去。
     
      
但我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灯塔。
      
      
那是一个钟楼。极其陈旧的一个钟楼。但我仍然看不清是哪里来的白光。
      
     
      
然后变故就发生了。
     
      
第二天一早,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回到了火车站,还很焦急的样子,我等着晚了点的火车,不耐烦地撇撇嘴。

“这都几点了,”我看了看表,忍不住抱怨道,“怎么还不来啊。”

旁边的男生听到了,无奈地耸耸肩,冲我吐了吐舌头。

“还好天气不错。”
       
      
然后我就突然意识到,所有的一切好像都重来了一遍。
      
     
同样的晴天。

同样的火车站。

同样的晚点。

同样的对话。
     
      
同样的一切。
     
      
     
这是一个轮回!

      
然后我就突然发现,我这个钟表匠引以为豪的视力似乎出了点问题,所有的东西在我眼里都是重影的。

我揉了揉眼睛,没有效果。

我闭上左眼,重影消失,一切恢复正常。
      
       
我闭上右眼,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发现我的朋友在这分秒之间忽然白发苍苍,像是个耄耋老人。他的爱人也满脸皱纹神情严肃,刚刚那种少女一样的活力荡然无存。

我再次闭上左眼,一切都恢复正常。大家都还是年轻的模样,热情地攀谈着。
      
      
我意识到,当年我和我的朋友相遇的时候就是这一天,而距离这一天整整已经过去了十年。

所以十年就是这个轮回的时间。十年过去,一切重来。

而看车站里的人们的苍老程度,我们绝对不可能是第一次轮回了。
       
     
我突然想到,我昨天晚上就是用左眼看到了那座神秘的钟楼。
       
所以秘密的核心就在钟楼!
       
         
      
后来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我把秘密告诉了朋友,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他们相信这个事情。
  
我开始想办法想逃出这个轮回。
      
      
我发现了可以用怀表来撕裂时空以对镇子上的时间进行重新贴合,让镇子上的时间恢复正常。

我和朋友们一次一次穿越在撕裂的时空里来重新校对时间,每一次校对都会向前整整一年。

通过我的观察和计算,我发现镇子上的时间和外界的时间应该相差的是十年。
     
        
可在一次一次的穿越中,朋友的爱人因为脱身不及,卡在了时空的裂缝里没办法回来而彻底消失在了我们所在的这个时空。

朋友很难过,但还是选择和我一起继续工作。
       
      
直到第九次校对完成我才发现之前的计算出了错误,如果完成第十次校对,镇子上的时间仍然会和外界相差一秒。
         
但就是这仅仅一秒,决定了这个小镇将永远没办法回到正常的不扭曲的时空里。
     
     
到最后,我们决定尝试一次,能不能打破校对的既定单位强制执行。意料之中的我们失败了,可因为怀表的力量我可以扭曲时间来到一秒之外的正常世界里,而我的朋友因为没有怀表的力量加持所以也卡在了裂缝中,消失在了时空里。
     
      
      
等到我醒来之后就躺在很远的一片树林前面,我被太阳晒得焦渴不已。

一个人从树林里走出来,举着猎枪指着我。

“第六次。”
       
       
然后一枪爆头。
      
      
闹钟响了。
       
      
      
      
+++
再来混一发更,誓死不做咸鱼!

Hi~ o(* ̄▽ ̄*)ブ
     
     
     
     
     
祝好。

评论

© 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