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

沙雕无脑甜小段子写手
&不甘做咸鱼的一只咸鱼

Hi~ o(* ̄▽ ̄*)ブ

【曦瑶】非典型性魔道流感

金光瑶一早便觉得身子沉重,探了探额头想着大概是昨夜又受了风——这五月的风虽说不至凛冽,但这一连几日的夜雨里怎么说也必定少不了清冷缠绵。

唤来景仪简单交代了几句,金光瑶复又躺了回榻上想稍作歇息——即使景仪年纪尚小,但毕竟是蓝家的孩子,金光瑶多多少少也还是愿意放心的。

——哪像他那个整日一副大小姐做派的好侄子。

再睁开眼睛时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日头高悬,阳光斜斜地钻进窗户里,轻巧地缀在金光瑶的被面上。

金光瑶眯着眼睛清醒了好一阵,感受到他的手指似乎被团握在一个几乎冰凉的手心里,金光瑶这才发现那个坐在阳光里的人。

“二哥……”

金光瑶撑着双臂坐直了身子,喉咙里干涸得像是塞北的沙漠。

“你莫开口。”蓝曦臣起身把桌上的茶碗端来,小心翼翼地送到金光瑶发干的唇边。

金光瑶凑过去乖顺地轻轻抿了一下,皱起眉头品了品。

温的。还是甜的。

“景仪告诉我你身子不适,我便猜到大概是昨夜受风所致。”

蓝曦臣把他喝空的瓷碗放到茶案上,坐回了床边。

“担心你又发了咳疾,便抓紧了去熬上一锅冰糖雪梨银耳羹,想着大概多少也能有所疏解。

“猜不准你几时醒来,又想着让你多睡一会儿,这羹我便温了一次又一次,尝着必定是没有刚出锅时爽口,但也实在是无奈之策了。”

金光瑶笑得眼睛都弯起来,撒娇似的伸手,抓起蓝曦臣的食指握在手心,顺着指节仔细摩挲。

蓝曦臣用另一只手去捏他的脸,高得骇人的体温便爬上了他的指尖。

蓝曦臣刚刚放下的的心又倏然揪起。

“烧得如此严重,”蓝曦臣捏了捏他精巧的鼻尖,言语之间颇为责怪,“阿瑶都不会说痛的吗。”

金光瑶懒懒地斜靠在床头,闭目养神。

“跟二哥在一起,这世上还有什么要说痛的事呀。”

“胡闹,”蓝曦臣拧起眉毛,轻轻捏了捏他的耳尖,义正言辞道,“我看你是近日和那魏婴待久了,倒是把他那逞口舌之快的习气给学了去。”

金光瑶委屈巴巴地睁开眼睛,垂着脑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痛。”

蓝曦臣被他逗得轻笑,心里都化成了姑苏五月的一汪春水。

蓝曦臣揉揉他的脑袋,作势要走。

“你再歇一下,我去给你抓些药来。”

金光瑶慌忙坐起身死死抓住了他的袖子,结果起势太猛,脑袋里翻天覆地似的一阵晕眩,倒有些就势就要栽倒的意思。

蓝曦臣赶紧扶住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小心翼翼地伸出双臂轻轻圈住他的身子。

金光瑶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角度,闭着眼睛闷闷地开口。

“不许你走,阿瑶宁愿病着。”

蓝曦臣伸出手指覆在金光瑶眉心的朱砂之上,把那轻轻一滴朱砂都点散了些,凑过去在他的耳畔轻轻落下一吻,吻得仔细而粘连,好一阵过去了都不肯挪开。

金光瑶被他吻得有些痒了,却仍旧懒得睁开眼睛,于是清了清嗓子,学着蓝曦臣的样子。

“胡闹。”

蓝曦臣腾出一只手来揉乱了怀中人儿额前的碎发,虔诚地轻吻了一下他的发顶,用近乎于无限的温柔声线,轻声说,

“阿瑶乖。”

+++
①就是突然特别想写一个魔道生病系列,这么热的夏天里最适合看他们认认真真谈恋爱了(星星眼)

②这篇文是送给同桌 @。。。。 的三模数学成绩的奖励,以及默默为自己攒一发(像同桌一样能蒙对题的)人品哈哈哈哈哈

祝好。

评论 ( 1 )
热度 ( 77 )

© 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