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

沙雕无脑甜小段子写手
&不甘做咸鱼的一只咸鱼

Hi~ o(* ̄▽ ̄*)ブ

【追凌】猫耳少年赖床记

蓝思追拎着热乎乎的豆浆,轻手轻脚地推开家门,试探地问道。

“阿凌?”
    
    
——是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
    
    
    
蓝思追回身关上门,在门庭换好鞋之后把豆浆轻轻放在了餐桌上,然后转头就走进了卧室。

刚推开卧室门,就看到裹着被子一角缩成团子正睡得安生的金凌,可乖顺睡颜背后调皮的猫尾却从团子里钻了出来,也同样乖顺地躺在主人身边。
     
       
蓝思追轻笑,蹑手蹑脚爬上床,伸手轻巧地捉住了金凌纤细的猫尾,握在手心,拇指有意无意地摩挲着尾巴尖。

金凌睡梦中感觉到了身后人的捉弄,哼唧一声下意识地挣扎了几下,下一秒就被锁进了熟悉的怀抱里。
     
     
蓝思追把凌团子往自己的方向搂了搂,下巴垫在了阿凌的发顶上。

“还不起啊。”

金凌仍是闭着眼睛耍赖装睡不愿醒,哼唧两下算是回答,可身子还是软软地靠进了蓝思追的怀抱。

蓝思追笑了笑,忽然凑近吻上了他的后颈,金凌被他吓得一激灵,头上原本软塌塌的猫耳都霎时精神起来。

“你干嘛……”
     
     
金凌被他惹急了,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堪堪转过身,扬起脑袋睁开了眼睛,满脸怨愤地盯着他,嘴唇却被蓝思追抓了个正着,正正被吻了上去。
    
    
金凌的回笼觉被突然打断本就还未清醒,被他这么一吻脑袋更是七荤八素,缩起脖子企图通过装可怜逃过一劫,却被蓝思追按住了脑袋,一时间无所遁形。
      
     
等到蓝思追终于大发慈悲地放开他,大小姐早就已经没有了抵抗的心思,只顾着靠在蓝思追的怀里气喘吁吁。

“准备起床吧,”蓝思追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发顶,“一会儿豆浆都要凉了。”

一听这话,金凌的起床气顿时发作,好端端地又耍起了赖。

“不行不行我还没睡醒。”脑袋蹭了两下埋进了蓝思追的胸口,“昨晚……太累了。”
    
    
蓝思追被胸口的小猫拱得心底一片柔软,低下头吻了吻他已经泛起了红的耳尖。

“那就再睡一会儿。”

金凌伏在蓝思追的胸口,轻轻点头,猫耳时不时扫过蓝思追的眼睫,蓝思追顿生了作乱的念头,索性张嘴含住了单薄的猫耳。

“你干嘛!”

金凌被他的动作引得一阵颤栗,抬起脑袋鼓起腮帮子装凶,恶狠狠地对上蓝思追坏笑着的眼睛。

蓝思追借机吻上金凌的额头,右手绕到他身后抚上了他的尾骨,指尖在金凌最最敏感的尾巴根打转。

“喂!你……啊不行不行……”
      
      
金凌登时被刺激得缩回了团子凌的形状,发间的猫耳都不可抑制地抖动起来,手脚并用缠在蓝思追身上,一下一下亲在蓝思追唇角黏糊糊地告饶。
      
     
蓝思追被眼前这位克服傲娇难得主动一回的大小姐亲得脑袋发懵,等重新反应过来时金凌已经爬上了他的胸口,脑袋埋在自己的颈窝里,嘴巴里不停地仍在求饶。
    
    
    
所以此情此景之下,蓝思追脑袋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看来今天这床是起不来了。”
    
    
    
    
    
+++
①现代paro+猫化梗dbq起名废就是我本人了
      
      
②是今早赖床不想起时候突然萌发的脑洞,大小姐略OOC
        
     
③不要脸求评论来一发Hi~ o(* ̄▽ ̄*)ブ
    
   
    
    
祝好。

评论 ( 2 )
热度 ( 132 )

© 槐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