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安

沙雕无脑甜小段子写手
&不甘做咸鱼的一只咸鱼

Hi~ o(* ̄▽ ̄*)ブ

【沐蛋】见字如晤

『第一章。』
   
   
公元418年。北境动乱,乱军一路南下直驱京师,城门之外屯军数万,城内前朝余孽抵抗不成弃城逃亡,瞬息之间改朝换代。
     
     
人们唏嘘,盛世传说的訇然坍塌原来也不过弹指之间的事。

    
    
可当乱军终于攻破了雕梁画栋的皇宫,却发现偌大的皇城只有仍巍巍屹立于滔天火光之中的万间宫阙跪而逢迎。

没人知道那位早已末路穷途的皇帝身处何处,但败局已定,索性也无人甚为在意。
    
    
    
一夜之间换了天。
    
    
    
+++
公元402年。先帝驾崩,尚未弱冠的太子韩沐伯即位,定年号为“承锦”,寓意承先皇之盛世,开万世之太平。
    
    
    
即位之初,民间一片安居乐业,颇有几分路不拾遗之风,尚且有些少年心气的皇帝朝政之余,带着几位心腹微服出巡。
    

但这出巡却颇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一路游山玩水下来,皇帝自己也说不上这趟出行的目的到底是为了视察民情,还是公费旅游。
      
     

    
途经蜀地时路途艰险,跋山涉水途中却遇上一位云游仙人,仔细一问才知道这位仙风道骨的仙子姓肖,单名一个战字,行脚僧一般潇洒快意却又金针度世,问诊于蜀地之内,云游乎天地之间。
         
     
        
韩沐伯盯着来人看了许久,心下赞叹,竟真有人可生得这幅绝色。
    

     
    
“你们京师来的人都这么无礼的吗。”
    
道长开口,责难一般的话却说得春风化雨。
    
    
   
韩沐伯这才匆忙收起眼神,对着道长行礼致歉。
    
       
肖战笑笑并不回应,腹诽这人明明一副少年模样举止言行却处处像个小老头,白瞎了这张眉清目秀的脸,人怎么呆得像块木头。
    
        
    
    
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韩沐伯就势邀了肖战酉时锦官城内画舫游湖。
      
    
    
酉初一刻刚过,湖畔商家门前的花灯就高高点了起来,坊间霎时一片灯火通明。沿湖表演的艺人、叫卖的小贩也攒足了力气,都摩拳擦掌想要在这不夜天城中独领一番风骚。湖上一时间摩肩接踵,倒真的有了几分盛世的味道。

   
    
这是韩沐伯第一次亲眼看见那副他人口中的、由他开创的盛世景象,少年心性的皇帝欣欣然得颇为忘形,借了船尾琴师的琵琶嚷嚷着要为肖战演奏一番。
   
    
   
   
二人觥筹交错之间都添了几分醉色,但不过弹指之间就出了乱子。躲在桥边的刺客见机而发,对着韩沐伯就是一箭。好在韩沐伯自幼习武也自诩身手敏捷,闪身险险躲了过去,却又不偏不倚被另外的箭矢划伤了肩膀,殷红一片登时濡湿了玄色的衣袍。
     
    
   
好在其中一位护卫眼疾手快跃上了桥,却不料那人早有准备,左腕一抖露出了缚在小臂上的袖箭,扣动弓弦一箭正中胸口。

    
“嘉嘉!”
   
韩沐伯见他的小侍卫吃了亏,正想上岸支援时却被肖战拉住了胳膊。
   
       
“他不是小朋友的对手,你照顾好自己。”
   
   
    
韩沐伯看向肖战,那人却眯着眼睛仔细着岸上的情势,看不出表情。
   
    
   
焉栩嘉反手握住了那人的左臂就势把他按在了地上,借着膝盖的力生生把小臂和藏好的袖箭一齐折断,那人哭叫一声用断掉的箭柄对着焉栩嘉的手腕狠狠一扎,趁他卸力时一头栽进湖里绝尘而去。
    
    
焉栩嘉还欲再追,却被韩沐伯喝住了动作。
   
      
    
停下动作的焉栩嘉这才感觉到腹部的剧痛,趔趄一下眼看就要倒。肖战三步并做两步上了岸,扶着他钻进了湖畔熙攘的人群,头也不回地对后面的韩沐伯说,“这里人多眼杂,你机灵点,跟紧些。”
    
    
    
    
   
酉正三刻。寄雪楼。
     
    

肖战扶着面色不断苍白下去的焉栩嘉闯进一家客栈,不等店家出来迎接,轻车熟路地上了二楼钻进了右侧的一间客房。
    
    

韩沐伯正准备进屋却被肖战伸手拦在外面,把一块玉佩塞进了他手里。

“你去跟彭老板借些热水来。”
     
   
    
韩沐伯只好下了楼去寻店家来,哪知那个彭老板一看玉佩登时两眼一白险些晕过去。

“他肖战是把我这寄雪楼当他免费的医馆了吗!”

     
    
话虽这么说,手上还是麻利地给他倒了热水,正准备递给他时又看见了他肩膀处的血迹,摇摇头叹口气,替他端了上去。

    
彭楚粤把水盆放在卧榻旁边,抬眼看见了皱着眉头紧合双眼的焉栩嘉,表情霎时严肃起来。

“我那处还有些金疮药。”

“不用了,”肖战皱着眉头,把他的衣衫从伤口上一点一点轻轻剥了下来,“把你私藏的好酒挑一坛给我拿上来。”
    
    
彭楚粤翻个白眼,但也知道肖战不会拿这种人命关天的问题说笑,也就认命地推门出去。
    
        
    
肖战站起身准备去拿他柜子里的针具,却被卧榻上的人拉住了袖口。肖战身形一顿,回头却对上了焉栩嘉茫然慌乱的双眼。
    
    
    
肖战叹口气回到榻前,蹲下身子,手指一下一下轻轻揉着他额前的碎发。
      
    
“嘉嘉?”

肖战想起之前韩沐伯失口唤出的,似乎是这个名字。

“嗯。”

    
焉栩嘉失血过多几乎已经气若游丝,完全看不出两刻之前桥上擒贼时的意气风发。
     
    
   
“听话,”肖战笑笑,拿食指轻轻覆在他的眉心,“有哥哥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韩沐伯靠在门框上看着他哄孩子,觉得肩膀上的伤口似乎都愈合了一点。
   
   
    
    
“我们嘉嘉睡一会儿,”肖战把针一点一点缓缓推进了皮肉,“就睡一会儿。”
   
   
    
     
几针下去总算是止了血,肖战这才回头看了看门框上靠着的韩沐伯。
   
   
    
“过来。”
   
语气不甚友善,和刚刚安慰小朋友时的样子相去甚远。韩沐伯虽然心下茫然,但想着人家是免费的治病救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小心翼翼地挪过去坐了下来。
   
    
肖战捏着金针在蜡烛的焰尖上烫过,刺破了韩沐伯的右手指尖放血。
   
   
    
“你自己从京师跋山涉水来以身犯险就罢了,偏偏还带着个半大的孩子,”肖战把韩沐伯指尖的黑血用温热的巾帕擦掉,“难道你还指望他来保护你不成。”

   
    
韩沐伯看着床上被封了穴位沉沉睡去的焉栩嘉,觉得自己这么做似乎不仅有违道义,而且确实难保朝夕。
   
   
    
肖战见他不说话,觉得自己的语气似乎有些过于强硬又惹了人家不高兴,却又不好因此开口道歉,轻咳一声掩饰慌乱。
     
    
    
“抱歉,”韩沐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移回了眼神,就这样直直盯着肖战,“给你惹麻烦了。”
   
   
原本满心歉意的肖战听他这句恭敬而疏离的话无名火就瞬间窜上头顶,冷下脸不接他的话。
   
    
    
“这锦官城看似繁华,谁曾想这暗夜里其实伏满了危机啊。”
   
韩沐伯合上双眼,那血光飞溅的一幕还在眼前。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肖战把巾帕洗净,轻轻擦拭着韩沐伯的伤口,嘴里还念念有词。
   
“锦官城和这眼下这盛世年代一样,辉煌背后不过是满目的倾颓罢了。”
    
    
    
繁华与苍夷交织,如此分裂的王朝时代又如何担当得起那由世人口口相传的赞歌呢。
   
     
    
“您说是吧。”
    
   
韩沐伯抬起头,对上了肖战那双笑盈盈的、却满是戏谑的眼睛。
   
    
“皇上。”
    
    
    
    
    
===
①这篇文是很早之前的一个脑洞了,但因为考试的原因也就一直没有动笔,所以现在来还债。其实想过要不要换个其他CP,但是因为在考虑人设的时候就是以韩沐伯和肖战为原型来构想的,所以最终也没有换这一对初心CP。
   
   
②原本不想写长篇的但是写着写着又觉得是大势所趋,所以可能又会写很长一段时间,战线可能会拉得很长。然后可能会尽量缩减篇幅以免不必要的描写和情节造成的过于繁冗。
   
   
③每次写文都会感叹自己的词汇量之贫乏与想象力之粗浅,其实很想把成都写出那种盛唐时期的碧瓦飞甍的感觉(因为很怕把这个好故事写成对话体),可尝试了几次那种景色描写都不尽如人意,所以只能委屈各位观众老爷凑乎看了。
    
    
    
    
祝好。

评论
热度 ( 10 )

© 槐安 | Powered by LOFTER